簡體 繁體

2019年6月22日 17:49

自白丨我為什么逃離自貿區?

自貿區帶來了什么?對不同的人,意味著不同的答案。本篇是蛇口一家企業在逃離自貿區之前的自白。 現在,勝奇科技位于蛇口自貿區佳利泰大廈的辦公室正在搬離。

時間:07-06 來源:APD自貿區觀察

【APD自貿區觀察 周玲娜 陳彥旭 楊濤】自貿區帶來了什么?對不同的人,意味著不同的答案。

本篇是蛇口一家企業在逃離自貿區之前的自白。
 
“很想搬公司、逃離自貿區,深圳自貿區房價狂漲,政府說的支持我們這些高科技企業,可是要多付房租!”6月8日,深圳勝奇科技有限公司執行董事李蔚(公司與當事人均為化名)在微博打出以上這段話。這段微博得到了另外兩家企業的留言回應。
 
現在,勝奇科技位于蛇口自貿區佳利泰大廈的辦公室正在搬離。
 
“搬走是因為企業要先活下來,才能慢慢研究自貿區”
 
勝奇科技所在的佳利泰大廈位于蛇口自貿區一隅、南山公園東側。一路尋來,大廈入口“佳利泰嵌入式軟件孵化器”幾個字清晰可見。這是一棟專為中小型軟件企業提供專業孵化服務的大廈。其貌不揚,卻為園區內11家在孵小微電子企業提供了一席之地。
 
在這一片區,同類型的科技孵化器還有不少。
 
在佳利泰大廈七樓,勝奇科技的門虛掩著。記者撫門而入,100多平方米的辦公室空空蕩蕩。“有人么?”“你找誰?”聲音從最里間辦公室傳來。
 
圖:Bernie Wrightson
 
循聲走去,研發室大門敞著,各種檢測機器散落一地,有些仍銹跡斑斑。行政辦公室坐著一個約摸30歲左右的女人,略顯憔悴。桌上還擺著一沓公司的專利文件、各種稅費單。“我就是李蔚(化名),是這兒的三大股東之一。”記者環顧整間公司,只有她一人。
 
勝奇科技成立于2007年,主營城市大型建筑及土木工程領域的長期監測系統,曾應用于上海中心大廈、世博會陽光谷、廣深鐵路跨線橋等工程。2014年獲得國家科技部60萬元創新基金,同時獲得深圳市10萬支持資金。
 
“在這棟大廈待了6年,三年簽一次合同,第一次合同價是40元/平米·月,第二次是58元/平米·月,9月到期后本來要續租,被告知漲到85元/平米·月。租不起了,7月中旬就搬。我只想逃離這兒,越遠越好。”
 
在李蔚看來,和她同樣心態的小企業有很多。“自貿區讓我和周邊的朋友都覺得苦不堪言,只能茍延殘喘。”住宅樓盤上漲的速度更快,員工壓力也很大。
 
話正說著,她便憶起前不久,樓上轟隆作響,多家企業窸窸窣窣大撤離的景象。“9樓、10樓都搬空了。”
 
這些企業,大多是只有幾十人的電子科技公司,公司面積100-240平米不等,尚在研發成長階段。相較周邊寫字樓,佳利泰大廈仍有低廉的租金優勢,但近50%的租金漲幅,依然是勝奇科技不能承受之重。
 
李蔚說,她對自貿區也有過期望和幻想,“剛得知蛇口被納入自貿區,我們都是興奮的。就這么盼望著,盼望著,企業能不能有點稅收優惠。”
 
等來的除了房租、電費大幅上漲的一紙公文,什么都沒有。“我相信肯定有人從自貿區中獲益,但不是我們。我們太小了,政府根本不重視,沒人培訓我們有關自貿區的任何知識。但像我們這樣的小企業,是整個社會的基礎。” 
 
——“你怎么不自己去研究學習自貿區?”
 
——“因為我要先活下來。搬出去,找個低廉租金的地方企業才能活下來。活下來了我才能慢慢研究自貿區是個什么東西。”
 
                                                                                    圖: Levi van Veluw
 
壓垮小微企業的最后一根稻草
 
把時間拉長到最近兩年,房租只能算壓倒李蔚的最后一根稻草。
 
科技研發型企業的脆弱體現在技術、管理、市場需求、“政策風口”、融資信貸的各個環節。李蔚在給佳利泰大廈管理處的退租報告中也提到“惡劣的經濟大環境”。
 
勝奇科技由盛轉衰,在2013年年底初露端倪。當時,“反腐”在不斷深入,但同時帶來的還有官員的不作為。“新任官員不敢在我們的新工程單上簽字,怕被懷疑權利尋租。接不到新單,舊的工程單又和落馬官員一起被擱置一旁。那么多大工程,那么多墊付的工程款項都打水漂了。我們只能從工程檢測產品轉向空氣檢測器等小產品。”
 
真正令公司陷入寒冬是在2014年。“一整年竟然幾乎沒有任何進展順利的單子,公司財政不斷被掏空。”這時她開始仔細核查公司賬目,名目繁多的稅費讓李蔚迄今心有不平。“那時我才知道公司要繳納增值稅、城建稅、教育附加費、營業稅、印花稅和堤圍防護費,同時還要繳納殘疾人保障金和失業保險金。”
 
雪上加霜的是,憑借公司的項目工程合同,銀行不肯放貸。“銀行只貸給有房產抵押的人。就像是惡性循環,大公司永遠沒有融資問題,小公司永遠融不到資。”
 
勝奇科技嘗試過資本運作,但給李蔚的感覺并不好:“前段時間,風投一撥又一撥地到我公司,仿佛公司上市指日可待,累得我們的律師要吐血,都想進入資本市場,談何容易?周圍的實業家們一見面都不談實業,都在聊股市,看來股市真的成了資本家的提款機,沒人腳踏實地的做實業,而是炒作股巿,這些泡沫幻滅的痛苦只有老百姓去承擔。”
 
采訪的最后,李蔚有些動情。“誰想走,誰舍得走,公司在這兒六年了,這白墻、這地毯,都是我一點點置辦起來的。”她用手撫墻,眼神漸漸黯淡。“我相信這種惶惶不可終日的狀態會結束的,我不會讓公司倒閉。2007年創業時條件更艱苦,只有十個人,連空調都沒有,大家只有一股熱情、信念和興辦實業的責任感。”
 
她想著,大不了從頭再來。
 
——“研發室內的那么多機器怎么處理?賣了么?”
——“送朋友,或丟了吧。都不值錢了。”
 
后記
 
自貿區在發生很多故事,這是其中一個片斷,不能代表全景。地價、房租是自貿區效應帶來的顯性變化,深層的變化遠不止此。
 
市場的優勝劣汰和流轉并非自貿區所獨有。只是從真實的微觀生態中,我們總能體味到些東西。
 
個例之外,我們也在對一些全局情況進行調研,并將在《APD自貿區觀察》陸續發布。
 
對自貿區催生的其它一些變化,我們也將逐一探尋和呈現。希望能有助于官方和民間前瞻性的思考。
編輯:周玲娜

我來說

會員登錄    游客(不用注冊即可評論)
正在加載。。。

相關閱讀

我來說

黑石五子棋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