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體 繁體

2019年7月6日 7:34

中國正進入一場“線上式”改革

前期我們曾研判,自貿區是被互聯網沖擊的下一個領域。近期動態顯示,這種趨勢越來越明朗。也有自貿區開始迎合這種趨勢。

時間:09-09 來源:

 

APD自貿區觀察 楊濤
  

【引言】

 

前期我們曾研判,自貿區是被互聯網沖擊的下一個領域近期動態顯示,這種趨勢越來越明朗。也有自貿區開始迎合這種趨勢。

 

6月18日,上海出入境檢驗檢疫局、上海自貿區管委會聯合宣布,國檢部門出臺24條措施支持自貿區進一步發展。其中提到,在自貿區建跨境電商清單管理制度,未來“海淘”貨物從到港到上架的時間可壓縮80%左右。

 

未來除清單內的商品禁止以跨境電商形式入境外,全面支持跨境電商發展。除上海口岸的改革外,檢驗檢疫部門還將進一步加快互聯互通,實施“互聯網+國檢”戰略。

 

在商品和服務日趨標準化的今天,自貿區“線上化”的路徑,大概率是由商品貿易和消費需求推動,關、檢、匯、稅等跨境部門跟進,最終實現從貿易、金融到政務、監管相互貫通的線上生態。

 

“自貿區”和“跨境電商”兩個關鍵詞在中央話語中的頻次變化,很可能意味著中央在改革部署上的戰略挪移。

 

需要重視的三件事

 

自貿區被國家賦予了政府職能轉變、貿易便利化、金融創新、海外戰略、區域融合等諸多使命,幾乎涵蓋中國當下改革的所有關鍵點。近期幾個事件昭示了一些變化,有必要關注并理解。對趨勢的判斷,決定了未來能否抓住國家自貿區戰略的價值,以及能否分享到長效的“自貿區紅利”。各自貿區在政績導向下的戰術操作,很可能產生戰略偏差。


1、國務院連續發文力推跨境電商

 

6月10日,李克強主持國務院常務會議,審議通過《關于促進跨境電子商務健康快速發展的指導意見》。此前的5月份,國務院接連發布《關于大力發展電子商務加快培育經濟新動力的意見》和《關于加快培育外貿競爭新優勢的若干意見》,都在跨境電商方面做出了重要部署。

 

李克強特別指出,跨境電商不是簡單的“國內老百姓買國外商品”,大量的是企業進出口業務,是用“互聯網+外貿”帶動實體店和工廠的發展。此前李克強已多次在重要會議強調“推進跨境電商新業態”、“加快走出去,擴大跨境電商試點”。可見對跨境電商的重視已提到戰略層次。

 

2、馬云的“E-WTO”戰略

 

6月8日至10日,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馬云赴美國紐約、芝加哥推介全球化發展計劃。

 

馬云做了一個承諾:未來阿里巴巴將著力電子商務基礎設施全球化,包括在全球范圍內提供支付工具、物流中心和透明公開的交易平臺,幫助中小企業利用阿里平臺向全球銷售。“阿里巴巴希望通過互聯網,建立一張為中小企業和小商人進行跨境貿易的平臺,即‘E-WTO’”。

 

3、上海自貿區的迎合動作

 

上海自貿區目前正在聯手天貓銷售平行進口車。上海自貿區下屬的上海外高橋汽車交易市場在天貓開設的旗艦店近期即將上線。

 

2014年9月,上海自貿區稱,上海口岸監管部門實行的對出入境商品的監管主要針對企業間貿易,不適用于跨境電子企業與消費者直接的貿易行為。上海檢驗檢疫部門將推進全“線上”監管平臺,服務自貿區跨境電商發展。系統平臺將建立完善的產品質量抽查、投訴舉報及產品召回、下架機制。

 

解讀:棄難從易,中央著力點的轉變

以上3點,分別代表了中央政府、產業資本和區域自貿區對“線上”的態度。

 

對中央政府來說,前兩年力推自貿區戰略,但在戰術層面則面臨種種問題,包括推進節奏、具體定位、業務形態等方面。因落子于線下的自貿區,在地域和行業上都受制于龐雜的傳統監管體系。此外,自貿區這個筐里也被裝進了太多未必能承載的東西。

 

相比之下,跨境電商是單點突破,需求明確、業務清晰,即便是面臨的問題,也較自貿區更為簡單。推動“線上”的跨境電商比推動“線下”的自貿區更為容易。而且從這樣一個點,可以逐步拓寬到政府職能改革、金融創新等各個環節。這就由戰術提升到了戰略。

 

上海自貿區的“線上化”是跟在企業需求之后。官方背景的自貿區,在權限上更多是一個需求提出方,而非是改革的主動決策和執行者。而傳統監管缺位的互聯網企業需求,在當前中國政務生態中更容易被放行。

 

按當下的局面,中央的選擇很可能將著力點放在風頭正盛的“線上生態”,以此倒逼政府職能轉變,帶動金融、貿易體系變革。

 

代表產業資本的馬云,說的已很直接。貿易便利化、跨境金融支付、全球連通,正是各自貿區宣稱要做的東西。“E-WTO”一詞根本是在向現有的自貿區發出挑戰:“你們想做的,我在線上都能實現。”

編輯:楊濤

我來說

會員登錄    游客(不用注冊即可評論)
正在加載。。。

相關閱讀

我來說

黑石五子棋软件